.:.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淫欲江湖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淫欲江湖
茎候佳阴A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706
威望: 221 點
金錢: 155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9-08-08


淫欲江湖



正文 第一章    奸情撞破被罚

    春天是个美好的季节,常常让人产生快乐的心情,而扬州的春天更是如此。

    正是扬州太美了,所以经常会让人们流连于河湖之中,花木之间。有谁会浪费这麽难得的好天气,呆在屋内而不去享受自然的美好?确实也有例外的人,不光待在屋裡,还是两个人一起待在一间狭小的屋子裡。这是个佣人的房间,虽然乾淨,却实在不光鲜,只是从帷帐中传来的声音却让人,心中痒痒。

    「啊……啊……哥,你真好,你的棒子有长大了些,啊……又刺穿妹妹了。

    哦哦哦…妹妹不行了,你真强,越来越强了。」「啊…啊,又来了,不行了,啊………」只见男人的粗壮的阳物正在女人的阴户中做著冲刺拔出的运动,男人的阳物长逾一尺,粗若人臂,似乎随时可以将女人刺穿。

    「啊……啊…呀…。你好狠的心呀捣死我了,不行了,插到心窝裡了,来吧,来吧,插死我吧!让我死好了」眼看著,男人的阳物刺入女人身体后,女人的小腹就随之鼓起,真令人担心会不会把她刺穿。

    而女人似是不在乎,将自己的肥硕的屁股,拼命的挺动迎击著。

    床铺则配合似的发出令人产生许多遐想的吱吱声。

    「哦………哦……又不行了,又泄给亲哥哥了,让我给你生个孩子吧!啊……」男人突然间从女人身上下来,站在了床前的地上,双手抓住女人双脚的脚踝,用力将女人双腿分得很开,女人有些不解:「你在做什麽呀?亲哥哥,快把你的大鸡巴戳进来呀!妹妹快要烧死了!」男人没有说话,只是用行动来回答,只见他用力的将阳具向前一挺,宛似拳头大小的龟头便刺入了女人的身体,并发出了「嗞…。嗞」的声音。

    女人也随之配合的高叫:「又被你刺穿了!狠心的冤家,要妹妹的命了!」「既然你这麽狠心就插死妹妹吧!」男人自然不会客气,似乎真的有心把胯下的尤物插死。像捣糯米一样,拼命的将阳物在女人的身体裡刺入又拔出就像是出山的猛虎一样。

    就这样,从女人的蜜穴中不停的流出捐捐细流,来润滑两个人的结合处。由于两个人持续乾了一个多时辰,所以两个人的结合处也是湿了又乾,乾了又湿的。

    而床单上则是湿了一大片,别人见了恐怕还会以为是尿床了呢!

    突然女人发出一声长啸,高亢入云:「死了,死了,被亲哥哥乾死了!啊…………」而一股阴精也喷涌而出,淋在了男人的大龟头上,弄得男人舒服不已。

    跟著,女人就了无声息,死了过去。

    女人似乎不行了,而男人却心有不甘:「再挺一会儿,我还没完呢!这麽不中用了,你不是也天天练功吗?」似乎很扫兴了。

    看他们男的身高八尺,面若冠玉,眉间透出一股英气,他就是如日中天的天运门掌门江东无敌罗洪林之子罗惊天,也是既定的下一任天运门掌门。而与他欢好被他骑在胯下的,女子长得十分动人,艳若桃李,身材凹凸清晰,而且只比其矮了三四寸,但最惊人的是,此女正是他的亲姐姐罗洪林之长女——罗曼丹。原来这姐弟二人正在做乱伦苟且之事。

    只听罗曼丹虚弱的说道:「是姐姐不好,没有让弟弟尽性,等姐姐稍歇一会儿再陪弟弟好吗?不过你的东西可真是不得了呀,纔一个月就又长了两寸了,怕有一尺长了真是让姐姐又爱又怕。」一边还勉力用手爱抚著弟弟的粗长阳物,只是这阳物过于巨大,她两只手并用纔可以抱住似的。

    「还不是因为练了心法,只是没想到我天运门的心法中还有这一妙用,姐姐若说怕,弟弟以后便不惹姐姐了。省的每次明明比姐姐小,却反要做哥哥,叫姐姐成妹妹。」罗惊天有些得意的挑逗姐姐。

    「你!明明是你欺负人家,却还得便宜卖乖,当初要不是你用强,谁会跟你这样?只是求别让爹娘知道纔好,不然我们怕是死定了。」「知道又怎样,家丑不可外扬,爹娘顾及面子,一定不会说出去的。也就是罚我们一下了,我到是想让他们知道,省的想起你要嫁给南宫林那废物小子,我就憋气的要死。」「弟,你的心姐姐懂的,就是让姐现在就去死也不觉得枉此一生了。只是现在有个难处,我再有半年就要嫁到南宫世家了,可到时候人家发现我已不是完璧该怎麽办?」「那我就在你出嫁前带你远走高飞好了!」罗惊天说的斩钉截铁。罗曼丹面露喜色,刚要说话,突然罗惊天一掌劈向窗户,「什麽人?」窗户即刻被掌风震落,罗惊天也跟著从窗户一跃而出。而罗曼丹见有人发现姐弟奸情,忙一边穿衣,一边也冲到门外。但到了外面却呆住了,原来在外面与罗惊天对面而立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父亲罗洪林。

    罗洪林本想去后花园密室中参悟本门的一个难解谜团,却不料凑巧遇到了这姐弟在乾苟且之事,一时间呆在了那裡。开始罗惊天正和姐姐乾得起兴没有注意,而后静了下了即刻发现了屋外有人,却没想到是自己最怕的父亲。

    罗洪林被气得面色惨白,全身上下不由自主的抽搐,只从嘴裡发出「你,你们……"便没有了下文,呆立著站在那,眼前的一切实在是令他震惊之极。他想不到,自己的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儿子的身上,而他却做出了忤逆人伦的姐弟苟且之事。

    天运门是罗家的家派,开派祖师罗破军本是一将军,归隐后纔开创天运门。

    虽然也收异姓弟子,但那主要是因罗家数代人丁不旺,招收弟子以为帮派所用。

    而外姓弟子一般只授予天罡正阳掌和归凤剑,天运门的内功天罡正法心法随也传授,却只授一部分。所以天运门自然也没有别的门派的掌门位子之争了。

    天运门传到罗洪林这一代已是第九代了,其天罡心法以练至第六重,虽然自认有生之年冲破第七重无望,但其功力在江湖中已是数的上了。加之这两年天运门不仅继续掌控了长江,运河的漕运还把运河两岸的陆路运输也控制住了,朝廷也不得不重视而封罗洪林为博运侯,是以现在的天运门已经与少林武当并驾齐驱,势力威名远在峨嵋昆仑点苍诸派之上了。

    但他最骄傲的却是他的儿子,罗惊天。罗惊天六岁习武,九岁就已经突破天罡正法第二重,要知道天罡正法共分九重,除了开派祖师罗破军练到了第七重上界外,后来的诸掌门都没突破第六重,而罗惊天十四岁时已经练成第四重了。也正因为如此,罗洪林纔破例将本应到他婚娶后纔教给他的本门修行秘法,天罡阴阳正法教给他。本想尽快给他找个门户相当的妻子,却不料他竟做出这样的事来,怎能不痛心?有心将他一掌毙了,但手掌举起却难以落下,自己至此一个儿子,又不忍心。唯有长叹一声,说到:「你们这两个畜生,都…都…都给我滚回自己房裡去,我饶不了你们。」罗惊天本以为就算不被当场毙了,也少不得挨顿饱揍,但见罗洪林只是让自己先回房,不禁有些奇怪。毕竟以父亲的脾气,自己做了如此伤风败俗之事,他是绝难容下的。但既然父亲这样吩咐了,唯有先回房走一步算一步了。

    罗曼丹却没他这麽想得开,父母自幼就宠爱弟弟,每次父亲要对其惩罚时母亲总会出面说情,所以多半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自己和妹妹则没那麽幸运。

    但这时再怪父母偏心也是枉然,怪只怪自己把持不定,听天由命了。也只能心怀忐忑的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不过看来事情好像并不是很糟,直到傍晚,丫环纔到罗惊天屋外敲门,说道:「少爷,晚饭好了,老爷吩咐让您和小姐去吃饭。」罗惊天不禁一喜,看来有转机了,既然父亲叫去吃晚饭了,那至少是气已经消了一大半了。就对外面说道:「我更完衣就到。」小环应了一声便去了。

    罗惊天一边更衣,心中却一直在琢磨著:从小自己惹麻烦,只要母亲一出面,父亲就会没脾气,似乎父亲很怕母亲。否则,就算是夫妻恩爱,也不会从不违背过母亲的意思的。而且,他知道父母在人前一切正常,但其实他们很少同房休息。

    父亲虽然五十开外,但内功精深,应当不会像常人那样不中用,而且,父亲在传授天罡正法的修炼法门天罡阴阳正法时也说,练此功法,不光可以采阴补阳,增进功力,还可以行房之时金枪不倒。据说,第三代祖师罗安佑八十岁尚可以日御数女。但父亲非但性欲不旺,反倒是有意的疏远母亲,令人十分不解。

    想到了自己的母亲,罗惊天不禁百感交集,他的母亲吴霞儿实是个绝代佳人,虽已经年近四旬,有生养了他们三个儿女,但却风姿未减当年。身材凹凸有致远胜于自己的女儿不说,还比她们多了几分成熟女人的魅力。罗惊天自幼天资过人,而体质也有异于常人,其阳物自九岁时便增长迅速,而欲望也随著增加。

    本来,因罗洪林家教甚严,还不敢造次,但在他十二岁那年有个云游道士被仇家追杀,被他藏在家中。那道士的仇家惧于天运门的威名没敢造次,而那道士为谢他救命之恩,将自己历尽辛苦采得本欲救命之用的一株千年灵芝赠给了他。

    他一时好奇便整个服了下去,结果使他的阳物远大于成人,为了平息欲火,他将家中有几分姿色的丫环使女尽皆奸淫,而那些丫鬟侍女不光没恨他,反倒是对他更加爱恋了。

    但不知为何,从他有此异遇后他每次见到自己的母亲总有种不可名状的冲动,而且越来越难以控制。直到他几个月前被父亲破例提前教授了天罡阴阳正法,而姐姐罗曼丹也因为快要出阁了被授予了天罡阴阳正法的阴功,他随著自己和姐姐的修练日久功力日深,发现自己忽然对自己的姐姐也越来越有冲动了,直到后来自己乘著陪姐姐上山游玩之机,强奸了姐姐。但姐姐后来却告诉他自己对他也是随著功力的加深,而越来越难以自制了。似乎天罡阴阳正法有阴阳互吸的特性。

    那麽说来,自己对同是习练天罡阴阳正法的应当也有吸引力纔对,但这也还好理解,只是父母分房而居却是想不通的。

    他这边想不通,罗曼丹也是心中打鼓。毕竟,这次姐弟两个所犯的事,实在过于严重了。

    姐弟二人在饭厅外正好走了个碰面,罗曼丹不由得脸上一红,而罗惊天却像没事人一样,神色如常。

    进到饭厅,只见罗洪林正襟危坐于上手,脸上可谓是阴云密布。而他们的母亲吴霞儿则陪坐在旁边,奇怪的是,母亲的脸上非但没有一丝责怪的意思,反倒是面带笑容,眼神中似乎还有一丝捉弄之意。罗惊天虽对母亲的表现有些奇怪,但凭直觉觉得应无大碍了。

    他一如既往的坐在了母亲的下手,罗曼丹也挨著坐下了,这时外面风风火火地闯进了一个火红的人影来,是小妹罗云丹来了。只见她一下扑到母亲怀裡,撒娇似的说道:「娘,女儿这次给外婆去送寿礼,可有奖赏吗?洛阳这麽远,我可是第一次出远门呢,要是没奖赏女儿可不去了」!随即用一对明似秋水的大眼睛望向母亲。

    吴霞儿尚未开口,罗洪林已然说到:「去给你外婆送寿礼还要奖赏?要奖赏可以,但到了你外婆做寿之时就不带你去了,哼!」听了这话,罗云丹的脸上立刻笑容全无,撅著小嘴道:「那这次女儿就住外婆家,等过了外婆的寿辰再回来好了」。

    罗洪林本来就怒气未消,这时再被罗云丹顶撞,便要发作。这时,一支洁白胜雪暖似温玉的手拦在了他的手上,但这只在别人眼裡美地无可挑剔的手对他却似乎是非常恐怖的怪物一般,他下意识的要抽出自己的手来,但他忍住了。因为这正是他老婆,吴霞儿的手。

    两个人之间的一点小小异常举动,却全被旁边的罗惊天看在眼裡,这更证实他的判断,父亲一定有什麽虚弱之处被母亲掌控住了。只是父亲如此可谓是惧怕母亲,难道母亲在背后威逼过父亲吗?

    这时吴霞儿开口了。「好,你说要什麽东西?娘一定给。」宛似天籁之声。

    而只有罗洪林似乎是对此颇为反感。

    见母亲答应,罗云丹的脸上立刻有阳光明媚起来。「我还没想好要什麽,等我想好了再和娘要吧!还是娘好,不像爹,小气!」说完朝罗洪林一撅鼻子,做了个鬼脸。罗洪林唯有叹了口气。罗云丹也坐到了自己椅子上,这时丫鬟也正好将最后一个菜端上来,回禀老爷夫人,可以开席了。

    罗惊天和罗曼丹都只顾低著头,罗惊天因为看出了父母间的问题而有恃无恐的吃饭,罗曼丹虽没胃口吃饭却也不敢抬起头来,罗洪林则眉头紧锁的自斟自饮著,看来罗云丹并不知道此事,边吃饭还和母亲撒著娇,而吴霞儿也好像对他们姐弟的事情不太在意似的,陪著罗云丹说笑著。

    吃到一半时,罗洪林突然对罗惊天说:「天儿,为父见你最近武功修行的不错,所以就和你娘商量了一下,想让你去参悟一下我罗家的全功决图。你愿意吗?」罗惊天不禁一愣,这全功决图乃是罗家数百年来的谜团。原来,罗家先祖在习练天罡正阳掌和归凤剑时发觉,正派的内功心法虽然扎实细密,但在修炼之初进展较慢,而一些邪派的武功虽然本身威力并不强,但借著采阴补阳等令正派不耻的功法,可以在习练最初的一段时间裡突飞猛进,所以便有心将一些邪派功法的妙处借鉴到正派玄功中来。

    而机缘巧合,罗家先祖在追杀一个武功高强的采花淫道时,从他的衣物中得到了一部九阳取阴大法,于是就将其中的精华处加以改进,最后创出了天罡阴阳正法。但因为是采阴补阳的邪功,虽然改变了不少,但终究是正派所不齿,所以,严令天运门下只传掌门,女弟子则只有在选定为掌门夫人时纔可以传授阴功。而罗家女子则是只有在嫁入夫家前纔可以习练,但只能用于夫妻间的欢喜之时增添乐趣,不可害人。而且习练之人需立誓,绝不外传。

    其实掌门都是罗家的人,只有掌门夫人,但嫁入罗家后也就是罗家人了,自然不会让罗家无法在武林中立足的。但同时,罗家先祖也发现,天罡阴阳正法有个缺陷,那就是如果男女同时练此功法,若进境相同时,则一定是女克男。虽不是什麽必须解决的问题,但男尊女卑的观念是绝不许这样的事情的,而罗家的历代祖先,即天运门历代掌门无不费尽心力,据说在第五代掌门罗智鹏时却是想出了关键所在,但罗智鹏却没有实施也没有直接传给后人,只是说此乃天劫,若欲破解需机缘造化了,后来就在罗家密室中留了一幅图,说是参悟透了也就明白关键之所在。

    所以,当罗洪林提出让罗惊天去参悟时,罗惊天不禁吃惊,自己岂不是有过反奖了?不似父亲通常做法。再看母亲此时也对他投来一种难以名状的目光,让他十分不解。但是福不是祸,只有这麽闯了,其实他已经想好了,如果逼急了自己就带姐姐逃走,远遁他乡。

    天运门除了父亲,没有一个人是自己的对手,就算是父亲,自己现在已经突破天罡心法的第五重进入第六重了,父亲虽是第六重最高阶,可要胜过自己也不是轻而易举的。想来他们也不会对别家别派说起这种丑事,更不用说请人帮忙了。

    现如今要他参悟迷图,那只能说是奖赏了。待到他扫过罗曼丹一眼时,却正遇上对方也在偷看他,四目相对罗曼丹立刻低下头。而罗惊天想的却是:该不是让自己去参悟武功心法,却要惩罚罗曼丹吧?

    也正在这时吴霞儿又开口了:「我与你们父亲商量了一下曼丹的婚事,南宫林那小子虽是世家子弟,但一来他未必能己任南宫世家的掌门之位,而且这几年南宫世家的势力受东方世家和玉华剑派的打压,已是江河日下,时常要我天运门帮助出头。现在已经如此,若是等到曼丹嫁过去,岂不是更是将我天运门当挡箭牌了?所以,明天就派人去退了这门亲事。曼丹以为如何?」若无今日之事,罗曼丹自是会赶著说好,但遇到现在的情形,她却一时之间不知如何作答了。还是罗惊天接口道:「这自然好,省的姐姐跟了那废物,还要娘家为婆家办事!」罗洪林想要发作,却也不知该怎麽说,也只能继续叹气,喝闷酒了。

    罗曼丹见真的不用违心的嫁给南宫林,自是舒了口气,但,罗惊天要去参悟心法,只怕以后不能常在一起玩乐,不由得又有些失落。

正文 第二章    有惊有喜

    在罗洪林说出要让罗惊天去参悟全功图决后的第二天,清晨,罗惊天的房中。

    「啊……呀……公子,饶了婢子吧,你的鸡巴太大了。」「不行,我让你帮我望风,你竟然敢偷懒?害得老子被罚去面壁,今天一定要罚你,让你三天下不了床不可。」「婢子不敢了,让婢子用嘴帮公子出火吧!」「也好,看你可怜,今次就饶了你!用心些!」只见,罗惊天的贴身婢女小莲跪在床前,檀口轻张,含住了那个几乎要橕破她嘴的大龟头,用心的舔弄起来。而罗惊天则大刺刺的坐在床边,双眼微闭的享受著对他的服侍。

    原来罗惊天每次和罗曼丹偷情,都会让自己的婢女望风,他的几个婢女都已是他的胯下之臣,所以对他极是忠心。但昨天,他们偷情时,罗曼丹叫床的声音实在太大,太诱人。小莲在给他们望风时,有些把持不定,又怕被罗惊天骂,所以就躲到了小院子的门外。结果,正巧罗洪林炼完功向抄近路从侧门回廊直接过来,她没有及时发现告知罗惊天,害得罗惊天好事被坏。虽没受罚但心中总是有些怒气,便那她来解气,顺便发泄自己的欲火。只是这几个婢女都没有练过什麽功法,是以,每次她们侍候罗惊天都是三四个人一起上,而今天是要罚小莲,所以罗惊天只要她一个人来陪。

    从昨晚到今早,小莲已经被罗惊天生生乾晕过七八次了,但罗惊天只是为了发泄欲火,纔泄了一次,不然,以他现在的功力只怕将小莲活活肏死也不会泄的。

    而小莲的嫩穴已经被蹂躏得红肿异常了,所以也只好求罗惊天,让她用嘴来侍候了。

    小莲用嘴为罗惊天服务,自然是竭尽全力,尽显所能。时而用香舌轻舔他的马眼,时而又用牙关轻轻叩击他的龟头,显出了平常的口技练习之用工。

    罗惊天见她用心也不忍心再罚,况且他的欲火已经出得七七八八了,便在她一番快速的吸入吐出后,放开精关,将滚烫的浓精射入她那张樱桃小口之中。她也用心的将这些精华吞入腹中,只是罗惊天的阳精射的太猛,使得她有一些来不及全部吞下,从嘴角溢了出来。

    发泄完后,罗惊天满意的站起身,小莲便自然的服侍他更衣梳洗,随后,罗惊天离开自己的小院,直接来到藏有密图的也是供奉祖宗牌位的后堂。

    当他来到后堂时,罗洪林,吴霞儿,以及罗曼丹,罗云丹已经全到了。罗洪林阴沉著脸,皱著眉头的看著他进屋。吴霞儿则是面带微笑,似乎还是和往常一样。罗曼丹低著头,忽然抬起也还是立刻低下去。罗云丹则是懵懵懂懂似的,歪著脑袋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著他。

    罗惊天对此种情形倒是有所淮备,只是,他一直不明白为什麽母亲会对自己这麽纵容?毕竟姐弟乱伦是极为大逆不道的事情,传出去天云门不要说威望,就是想立足于江湖都难了。但母亲的情形绝非伪装出来的,令人难以理解。

    罗惊天自幼得父母宠爱,养成了他随心所欲,桀骜不驯的性格,于世俗礼法根本就没在乎过。是以,他本身对自己和姐姐偷奸一事根本没觉得有什麽错。只是他对于母亲的态度有些不明所以,毕竟他不是不懂这些劳什子的条条框框,只是不在乎而已。

    待罗惊天在屋中站定,罗洪林就开口了:「天儿,从今日起你要用心参悟祖上留下的密图。你天资甚佳,这密图虽说是数代先祖都没有破解,但既然是五代祖智鹏公能凭空参透,且又留下破密之钥匙,想来你也会有机会的,但愿你不要误入歧途!!」罗惊天自是知道「不要误入歧途」所指,只是低著头露出了一丝轻视的冷笑。

    而罗洪林说罢,又转身对吴霞儿母女说:「你们出去吧!祖训是只淮掌门来观图参悟。」吴霞儿带著女儿们离开,并关上了屋门,屋中只剩下罗洪林父子。

    突然,只见罗洪林面色凝重,小心的走到门边听了听外面,确定附近没有别人后,转过身,对罗惊天说,「你随我来!」只是表情变得似乎柔和了不少,让罗惊天有些诧异。但还是跟在罗洪林身后,径直向供奉牌位的供桌走去。

    罗洪林向牌位上了柱香,嘴裡似乎念刀了几句什麽,罗惊天只是觉得有些好奇,到没有觉得神圣。只见罗洪林向祖先叩完头后,站在了一边,面对著罗惊天,郑重的说:「天儿,跪在祖宗神位前。」罗惊天依言跪下,眼望著父亲。罗洪林还是面无表情的说:「你立誓:今日我父子所说每一句话,你都要牢记在心,但绝不能泄露出去,否则你将自绝于列祖列宗。」听到这裡,罗惊天不禁有些不明所以,却还是照做了。

    其实在他心裡从来就没有觉得誓言有什麽重要的,毕竟就算食言也没听说谁糟了天谴。但就父亲所让他立誓言本身,却让他有些奇怪。毕竟,在当今世上,罗洪林解决不了的事情或者说是他怕的人,实在是太少了。他既是天运门掌门,又是朝廷钦封的侯爵,黑白两道可谓是呼风唤雨只手遮天了。

    当今武林可谓门派林立,但最大的是八正四邪两帮。其中八正是指武林中正派,以少林武当,天运峨嵋,昆仑点苍,崆峒华山为最。四邪则是说邪门歪道中的阴葵教,决阳门,摩罗殿,屠山派,四派弟子可谓是无恶不作,其中的阴葵教和决阳门是纯由女弟子组成,全是荡妇淫娃,利用色相勾引武林中的别派高手,采阳补阴,以增加自己的功力。而摩罗殿则是号称「天下杀手第一门」,凡是买凶于摩罗殿的客户,没有一次不满的,但其出价也是高得惊人,轻易也没有人敢去请他们。而屠山派则是纯粹的杂货铺子,无论什麽买卖都敢做,打家劫捨,杀人放火,拦路佔街,总之,只要有利可图就乾。

    这四派早引起公愤,但各门派围剿了多次都是无功而返,一方面是因为这几派本身就有不俗的实力,且行踪诡异,另一方面也是各正派都顾及自己的利益,每次围剿都是光喊号不出力,使得他们经常能顺利化解攻势。到最近几年,已经没有哪个门派会轻易号召围剿邪派了。

    至于两帮,是指丐帮和江湖帮。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帮主胡山儿乃是八大高手排名第六的一代大侠,门下弟子更遍及大江南北,实力自是不用说了。江湖帮和寻常帮会却有些不同。那就是其门下弟子几乎都有朝廷背景,帮主摘星手厉搏龙更是京畿按察使,因此,虽说该帮弟子不多,但实力却是仅次于丐帮。这两帮虽不作恶,但毕竟帮会与武林中的名门正派有些不同,江湖帮还是会收取保护费等,丐帮则是只要弟子不犯大罪过,也就没什麽大碍。是以不同于正邪各派。

    如果说这些帮派中,天运门的掘起可谓是最晚的,却也是最迅速地。本来天运门只控制了长江的一部分水道,但到了罗洪林的手中,先是控制整个长江水道,随后就是运河的漕运,最后连运河沿岸的陆路运输也控制了。俗话说,有钱好办事,如今的武林各派中若论那派的功夫最高,恐怕一时争论不出。但若说哪家家底最厚,则十有八九会说天运门。也正是这样,罗洪林现在在武林中的地位已经可与少林方丈圆慧大师,武当掌门丹霞子相比翼了。朝廷封他为博运侯,主管漕运事也就是正式承认他对漕运的控制而已,也有拉拢之意。所以,就凭这些,现今世上能让他怕的,会是什麽呢?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罗洪林开口了:「天儿,为父之所以让你立此毒誓,实是不得以。如今天运门罗家在外人看来风光无比,但却是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了。」此言一出,罗惊天倒真有些吃惊,到底是什麽事情能让罗家要有灭顶之虞?

    只听罗洪林接著说:「此事要从十八年前说起……」在一片茂密的树林裡,四周一片死寂,似乎这是个被世界遗忘之地,不要说鸟兽,连只飞蛾小虫都见不到。但确有一个人在赶著路。从背影看是个女人,而且是个身材非常出众的女人,一身黑衣身披黑斗篷也遮不住她那傲人的身材。她走得很匆忙,似乎是有什麽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来到一条小溪边,沿著小溪逆流而上,走了没多久,便来到一个山洞外,原来小溪是发源于这个山洞的。洞口很宽很大,她径直向山洞内走去。当她来到一处有些突出的石壁旁边,向后看了看,确定没人跟踪后捡起一块小石头,在石壁上轻轻的连敲三下,停了一会儿,又敲三下。石壁竟然向裡凹了进去,她也跟著走了进去。又经过一段很长的,沿途设有许多照明火把的甬道后,她来到了一间不是很大的房间裡,那裡已经有人在等她了。

    「师傅,事情有进展了,罗洪林已经让他儿子参悟那张密图了。」声音之美令人对面纱下的人产生一睹真容的欲望。

    「哦,好呀,总算是肯了,他是怎麽改变主意的?先前他不是说宁死也不会说出他罗家的秘密吗?」同样迷人的声音,竟让人觉得比那个称她为师傅的声音的主人还动人。

    「因为有了他的把柄。」也不等她师傅问,就继续表功似的说:「罗惊天竟然和亲姐姐罗曼丹有了苟且之事,还被罗洪林撞见了,弟子便已此为恃,他若不告诉弟子秘诀,则弟子就将此事散步到江湖上去。」「他撞见了?那你怎麽知道?他会告诉你?」「其实,此事还是弟子暗中促成的,只是不要让姐姐知道纔好,不然她虽对师傅忠心无二,但毕竟是害了她的亲骨肉,怕是还要怪罪弟子。」「哦,原来如此,但罗洪林让自己的儿子去参悟密图,却不告诉你,这又有何用?」「是这样,罗洪林说他自己也没有参透密图的含义,但罗惊天天资过人,或许会有奇迹出现,所以弟子也就跟他妥协了一下,若罗惊天能参透,到时弟子再想办法或是套出或是逼他说出想也不难了。」「恩。不错,不枉我对你的栽培。你先休息一下,待会和你姐姐交代好后,你就先在教中行事让你姐姐回罗家活动吧!」「是。」她从另一边甬道出去了,只剩下那个师傅。「哼,若是顺利,则称霸武林之日不远了。」在扬州罗家。

    罗惊天正在一间密室当中,只见他盘双腿坐在一个蒲团上,面对著牆壁,双目发直,盯著牆上的一幅太极图。这太极图本身与平常的太极图并无多大区别,只是在阳鱼中没有中间那一点阴气。太极图本意是阴阳相生相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生生不息之意,但少了这一点却是阴阳不全了。

    罗惊天进入密室参悟全功图决已经两个月了,中间还出去过三次,他虽是天资过人,却也是毫无头绪,但他生性不会服输,更何况,那天进入密室时父亲对他讲的那翻话,不但没有让他觉得自己肩负担子之重,反倒是产生了与天下争锋的雄心。但如果要与天下争锋,则先要把天运门的事情解决了。所以,他现在必须突破这个图决。

    忽然,一道阳光从屋顶射了下来,中午了。这个密室设计精巧,只要是天气晴好,阳光会从屋顶的不同气眼中照下,使密室中人也可以知道时间。

    正在这时,密室的门开了,进来一个人,一个女人。是罗曼丹为他送饭来了。

    本来,这密室是除了掌门,谁也不得进入的,而且也不知道在何处。但罗惊天却不理这些,在第一次出关后,就告诉姐姐密室的入口及开启方法。罗曼丹自是每天都来给他送饭,另外两人也少不得亲热一番了,但罗洪林却不知情,还以为罗惊天真的专心练功呢。

    只见罗曼丹放下盛饭的食盒,取出饭菜,温柔的对罗惊天说,「弟弟,吃饭了。」就像妻子对丈夫一样体贴。罗惊天起身走到桌子旁边,看了看饭菜,又看了看罗曼丹,突然嘴角露出一丝坏笑。罗曼丹自然知道他要做什麽了,却对他说:「弟弟,吃完饭再乐吧,姐姐还能跑得了?」罗惊天却不答话,一把将罗曼丹抱起,一边疯狂的亲吻著她的樱桃小口,一边走向床铺。到了床边,将罗曼丹扔到床上,罗曼丹不禁哎哟一声,但却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反倒是自己动手扒衣服了。罗惊天淫笑著,一边自己也脱衣服,一边看著罗曼丹将自己的衣服逐渐剥去,露出了那令男人心醉神摇的身材。很快两人就坦诚相待了。

    罗惊天看了一会儿躺在床上,玉体横陈的罗曼丹,突然,他毫无前兆的扑了上去,一只手握住罗曼丹的一只豪乳,另一只手则分开她的大腿,跟著就将自己那振人心魄的大鸡巴硬插入了罗曼丹,自己亲姐姐的小穴中。罗曼丹不禁一声长吟,罗惊天却顺势吻上了她的香唇,将自己的舌头也乘机侵入她的檀口之中。

    罗曼丹激烈的回应著,拼命的抬起自己的肥硕而有型的肥臀,迎击著罗惊天的阳物的攻击。因为香舌被缠住,嘴裡只能发出「荷……荷」的低吼。

    罗惊天对她毫不怜惜,将自己的巨大无比坚硬无比的大鸡巴猛力的冲向罗曼丹的嫩穴。拔出时只留一个大龟头卡在阴道内,插入时尽根介入不露一丝。而且,就像打桩一样,速率极快。

    「啊……又顶到穴心了……呀,呀好深,好深……啊……冤家,要我命了……这下死了……」嘴中要死要活,但身体却还是配合著罗惊天的插动,努力的迎击著。「你好狠呀……插死我了……死了也好……省的老惦记你这根害人的东西……啊……」「那好,我就如你愿,今天非插死你,嘿……」「啊……啊……啊……啊……」突然,罗惊天停止了动作,但将鸡巴还是插在罗曼丹的屄裡,将罗曼丹的双腿拖到床边自己则直接站到了地上。罗曼丹以为他又要用壮汉推车的姿势,也没在意。却见他将双手从罗曼丹双腿下穿到其仟腰后面,让她的两条腿搭在自己的双臂臂弯处,略一用力就将罗曼丹抱了起来。这样一来,罗曼丹的全身重量只有靠罗惊天双手及大鸡巴托著。罗曼丹立时想到了这个姿势对自己的意义,不禁又喜又怕,喜的是这样的姿势做起来一定是刺激无比,怕的是如此以来自己全无依托,只有任人摆布了。

    罗惊天不让她多想就开始了动作,先略微用力将罗曼丹托高些,但不让她的嫩穴脱离自己的大鸡巴,然后突然放下,罗曼丹立刻「啊……」的一声长叫,拉开了又一次征伐的序幕。罗惊天站在地上好似一座宝塔,罗曼丹就像是挂在塔上的风铃,只有顺从的摆动颠簸并发出了一声又一声的,醉人的心神的,不知是苦是乐的淫声。

    「呀。呀。呀。你真棒,亲哥哥,亲丈夫,专乾姐姐的亲弟弟刺穿妹妹了!」她已经胡言乱语了。

    罗惊天却还是气定神闲的坐著,每次罗曼丹落下时,他便用自己的大鸡巴用力的向上迎顶,罗曼丹被弹起时他只是略一助力,所以做了半个时辰也不怎麽累。

    但罗曼丹就惨了,她已经来了三次高潮,每次过后却又不会晕过去,因为有个巨大坚硬的大鸡巴还在她的身体内狂捣著。罗惊天见她的眼神已经迷茫,知道她又不行了,只好将她放回在床上用手继续绕到她的臀下配合的将她的阴户影响自己的大鸡巴。突然,罗曼丹发疯似的鼓起馀勇,将大屁股拼命的迎向罗惊天的大鸡巴,她又快高潮了,自然反应。罗惊天自然深知这一点,也加速将鸡巴刺入拔出的节奏,突然罗曼丹喊到「好啊……啊……穴芯子被掏出来了……」跟著就悄无声息的软了下去,一股阴精从嫩穴的伸出快速的涌了出来,淋在了罗惊天的龟头上,令他畅快无比,于是也就放开精关射出了一股股滚烫的浓精,全部射入了他姐姐的子宫裡。而他也松弛了下来,趴在了罗曼丹身上休息著。

    过了一会儿,罗惊天已恢复过来,便要抽出还插在姐姐淫穴中的阳物,运功化练刚纔从姐姐身上得到的提昇了的功力。忽然,他停住了,一道灵光闪过他的脑海,刚纔罗曼丹在最后喊了一句「穴芯子被掏出来了」,不知怎地,好像对自己这些日子参悟的全攻图决有些意义,但一时有不明白。他陷入了苦思。

    又不知过了多久,罗曼丹终于醒了过来,被弟弟乾得昏过去已不是第一次,但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刚坐起身,却发现罗惊天正对著密图盘膝而坐,双眼微闭,似乎在思索著什麽。她不敢打搅,只跪坐在其身后等著,连自己没穿衣服都忘了。

    过了一会儿,罗惊天睁开双眼,却发现罗曼丹赤身裸体的在自己身边关切的看著自己,不禁使他略微感动了一下,站起身对罗曼丹说:「走吧,先出关吧!」罗曼丹应了一声,就跟著起身,不顾自己还有些胀痛的下体,蹒跚的走到床前,服侍罗惊天穿衣整理,然后自己再穿上衣裙,跟在罗惊天身后,出了密道。

    经过后花园时,罗曼丹忽然想起,对罗惊天说:「点苍派掌门左中义前天派人送来了帖子,说他得了个儿子,五月初六请爹去喝满月酒,爹说点苍派还没这麽大面子,但不去又不好,所以到时要你代为出席。」罗惊天听了也没在意只说:「出去散散心也好,参悟这麽久也没个进展,烦死我了!不过,你说为什麽好像各家各派的了儿子不是大摆满月酒就是大摆百岁酒?不就是得了个儿子嘛!」「你是男人自然不知个中之事。」罗曼丹略带羞涩的说,「生孩子对女人来说可是颇为凶险,怀胎十月之中自然小心谨慎,就是在生的时候也难保会难产之类。左掌门的女儿已有十六七岁了,但直到今年纔有了一个儿子,自是要庆贺一番了!」罗曼丹自顾自的说著,罗惊天却有些心不在焉,思索著图决的关键。他听到罗曼丹那句忘情地「穴芯子被掏出来了」,总觉得和图决有些关联。正思索著,耳边又听到罗曼丹述说著女人生孩子,他似乎有所顿悟了。

    于是,他交代了一句「我回密室去,这两天不要来,到时我会出去。」便留下了一脸迷茫的罗曼丹,自己回密室去了。

    罗曼丹反应过来时,罗惊天已走远,也只好自己回到了正院,正厅上父母正在商量著什麽,几个婢女也站在厅外,看来父母是在商量著重要的事。她不敢打扰父母,想在院子裡的花架下等,却不想,母亲看见了她,就招手让她过去。

    她进了厅,先向父母施礼,跟著母亲就开口问道:「你去找你弟弟了?他进境如何?」原来母亲知道自己还去找弟弟偷欢,罗曼丹不禁有些害臊,脸上一红,待见到父亲面色铁青,心裡更是害怕。然母亲神色如常,心就放了下来不少,回到:「女儿告诉弟弟,爹娘要他代为出席点苍派的事。本来他也出关了,可忽然又告诉女儿,说是要回密室,还要我们不要打搅他,就跑了。女儿不敢打搅他参悟,就回来了。」听到这裡,罗洪林和吴霞儿不禁都显出了关心的神色,还是吴霞儿接口道:

    「你是说,你弟弟有所发现?」见到父母这般神情,难免有些诧异。回答说:「女儿只是猜测的!」「哦…是这样,没事你下去吧!」吴霞儿若有所思的说。罗曼丹走出了大厅,向外去了。

    见她走远了,吴霞儿却突然换了副嘴脸,显得格外冷酷。对罗洪林说:「若是天儿能参破图决,你就需帮我问出来,不然,就不要怪我不念夫妻之情!」如此反差可谓突兀,但罗洪林到很平静:「哼!夫妻之情?你连骨肉之情都不顾,还算人吗?天儿和曼丹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多半是因为你这妖妇搞鬼弄的。」「搞鬼?我只是满足自己骨肉的欲念而已呀!你这当爹的心狠,我这当娘的还不能多疼疼他们?」吴霞儿说得妩媚,但任谁听了这对夫妻的对话,恐怕都不能不冷眼相对,毕竟比较起夫妻,这样的对话更应出自仇人之口。
TOP Posted:2019-09-19 21:07 | 回樓主
叶晓夜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583
威望: 59 點
金錢: 54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11-09


1024
TOP Posted:2019-09-19 23:27 | 回1樓
小金虫儿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239
威望: 24 點
金錢: 239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9-09-08

1024
TOP Posted:2019-09-21 11:38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